低髻子

《植物大战僵尸》向日葵银奖获得者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

【全职高手/双花】同居三十题

·情人节快乐!



1. 相拥入眠


孙哲平的发小到现在还保持着一个习惯,就是每次聚会都要声泪俱下地追忆一番六岁那年被孙公子一通无影脚从床头踢到床尾再踢到床底下的经历。案件的当事人虽然在第一回就及时把笑到呛酒的他对象教育得再也笑不出来,但毕竟还有一点尚未泯灭的良心提醒这事有点严重。第一次抱着张佳乐睡觉的时候,他紧张得不行,整一晚上都保持着半睡半醒的防盗状态。


所以在毫无心理负担熟睡的张佳乐为抢被子施展出十八般盖世武功后,孙哲平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半天没回过神来。


(不过爬起来就看到了嫌疑人张某骑跨在被子上的标准动作,还是选择原谅了他。)



2.一同外出购物


张佳乐一直觉得他家户主作为一个衣品不错的非典型智障,至少审美还是非常可靠的,直到他们两个去超市挑桌布,孙哲平在一块盖床上能辟邪披头上能嫁人穿身上就能混进大东北的玩意前磨叽了半个小时。


当天晚上知道这件事的方锐:你为什么觉得他审美不错啊?是因为被富二代人设冲昏了头脑吗?


正准备偷偷把那块被迫买下来的桌布剪成尿布的张佳乐:不是,我只是觉得,爱我的男孩眼光不会太差。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与方锐情报共享的林敬言:你其实是准备去西班牙斗牛吧?


早就把家里所有剪刀藏起来了的孙哲平:不,我觉得这样他以后就不会硬拉我出去买东西了。


(然而之后还是会被拉去超市,张佳乐先把孙哲平寄存在前台,等挑完了再让他付款。)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卧槽,别看!”


“……那是啥?我还没看清啊。”


正被这昏惨惨的画面搞得忽喇喇想歪倒睡觉的孙哲平突然被吓了个机灵,原因是张佳乐在被吓个半死的第一时间扑过来,伸手挡住了他的眼睛。



4.一方的起床气


张佳乐知道自己的起床气挺重的,所以他每天早上醒来,从没想过提前吵醒孙哲平。他一般都会先去洗个漱晨个跑,然后透过餐桌上食物的热气,欣赏孙哲平穿着睡衣边揉眼睛边冲自己笑的可爱样儿。在静好岁月里等心爱的人起床,不就是莫大的幸福。


可惜孙哲平不这么想。他某天晚上多喝了点水,第二天醒来时看见身旁那位歪向自己这边的脑袋,责无旁贷地捏住了他的鼻子。


“孙队你……脸怎么了?”


“他没事,就是招惹了个不该招惹的大爷。”张佳乐忙替人对来做客的张伟答道。



5.做饭


孙哲平第一次看到张佳乐守着一堆食物等自己起床时瞬间惊呆了,在洗手间门口戳了半天反省自己今后该怎么压榨这个田螺小子。不过之后,在早餐食谱雷同的第一百零一天,他还是忍不住产生了点最坏的恶意。


“你不会是只会做这些菜吧?”


“不是啊。”张佳乐坦然答,“是楼下的早餐店只卖这些我喜欢吃的。”



6.大扫除


“孙哲平,你知不知道我每到这个时候都想跟你分手。”张佳乐说。


正歪在门廊的吊床上玩手游的人虎躯一震:“我怎么了?”


“二十四,扫房子,不是你说的吗?现在全让我干还有没有良心?”


“谁说让你干了?”


五分钟后,来家里的保洁阿姨看着一起歪在吊床上玩手游的两只小伙子,简直想用扫帚抽死一个偿命,抽死两个赚一个。


“大孙,你看人阿姨用扫帚的气势,波澜壮阔。”


“对啊,这阿姨姓王。”



7.浏览过去的相片


孙哲平最后悔的事就是把张佳乐介绍给了他奶奶。老人家年轻时爱好摄影,孙子的各种照片收集了一南瓜车,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朝一日能和孙媳妇分享分享。


于是,孙哲平眼睁睁看着自己家老太太一把把自己家对象拽进那个充满了自己黑历史的小屋里,在外面徘徊了一下午才把门等开。


出来的张佳乐脸上带着餍足的微笑,那副“吼吼吼吼我知道了不得了的东西”的尊容一直保持到两人回到客房准备睡觉。


“孙哲平你小时候的纸尿裤……”


被叫到的人二话不说,抿着唇把他压在了身下。


一小时后:“孙哲平你小时候的纸……”


又一个小时后:“孙哲平你小……”


从此以后,张佳乐再也没提过这回事。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早在两人住在一起之前,张佳乐关于这个问题的吐槽就够了周泽楷三年的说话量。


但在两人住在一起之后,张佳乐却发现,这个问题其实不回答也无妨。


不同的面孔不同的习惯,不同的姓氏不同的血脉,却在同一片屋檐下过着同一个生活,这原本就是无言可摹其珍无语可形其贵的事。


更何况,这一过,就是一辈子。



9.相隔两地的电话


“怎么了?”


“嗯……没事。”


“有事就说,飞机马上就起飞了。”


“也没啥,就是……有点想你。”


张佳乐说完这句话时,自己都想戴个绿发夹蹲到土里充萝卜去,此时离孙哲平离开只有不到十五分钟,想也知道这句话会让他嘲笑成什么样子。


那头的孙哲平果然笑了,声音低低的,张佳乐都能感觉到他鼻息喷在脖颈上的酥痒。


“真巧,我也是。”



10.早安吻


张佳乐偶尔心血来潮的时候,会在孙哲平的眼睑上啄两下,后者一直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在那次捏着鼻子把人憋醒后,还自以为开创先河地想亲他一口。


——不然那一拳的伤怎么会有一大半落在嘴唇上。



11.替对方挑衣服


和孙哲平一起买衣服有个好处,就是不用在乎钱。


但和孙哲平一起买衣服还有一堆坏处,比如“这件不用试了,我有差不多的”,“这俩衬衫哪不一样?巴宝莉快告范思哲侵权”,还有“袖子上挂根面条啥玩意,爱恨就在一瞬间啊?”


张佳乐从阿玛尼闹到古驰,从华伦天奴闹到爱马仕,终于强行把他家那口子弄进了试衣间。五分钟后,孙哲平套着开襟帽衫走出来,却又被掐着脖子赶了回去。


“你什么意思?”张佳乐指着他袒露出来的胸腹问,“不拉拉链就往外走,真以为到了A&F你就是男模了?”


“我不是我没有。”孙哲平笑,拎起对面的手在自己腹部摸了一把,“我就是想回家了。”


张佳乐目瞪口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骂这人恬不知耻还是该骂他臭不要脸。他心想我一个高尚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冰清玉洁坐怀不乱,怎容你如此败坏我党风气?


“回家就回家。”他于是说。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两人在草坪上打着滚讨论周末去动物园玩,说到出行路线时,张佳乐的话头戛然而止。


“我突然想起来,我不能带你坐地铁。”


“怎么了?我又没幽闭恐惧。”


“不,国内地铁不能带宠物。”


“……”


周末在动物园准备离开的时候,孙哲平突然牵着张佳乐的手把他送到了保安室里。


“乖,这里才是你的家,我要带你走的话,警察叔叔会告我拐卖野生动物呀。”



13.一方卧病在床


张佳乐一直觉得自己的小身板还算耐操,一般小打小闹的感冒发烧,都喜欢一个人默不作声地扛下来。之前有一次头晕到把韩文清刚奉命摆好的盆栽撞成北斗七星害他跟张新杰解释了半天,还是林敬言给孙哲平打电话让他劝这拼命三郎上床歇着去。


孙哲平那通电话短得要命,饭桌对面的文客北连主谓宾都没听全就发现人手机已经收起来了。但他一直没忘了林敬言话里隐含的心疼与责备,后来张佳乐每次打喷嚏流鼻涕,都会立刻被折腾到床上裹起来。


“有我在,没必要把自己活得这么坚不可摧。”孙哲平说,“我们的牵绊已经够疼了,你必须给我好好的。”


“唔。”张佳乐含着药片点头,“那你有种把屯起来等我病好了再洗的脏衣服解决了啊。”



14.午睡


孙哲平先前总以为最美的阳光只存在于百花训练室的窗寮,粼粼暖意羽毛般轻抚过少年梦想,旁边练习微操的张佳乐衣摆轻晃,专注的侧脸折了一室金黄。后来他为疗手伤踏遍几国山水,未复见过那般搅人心绪的太阳。


不过如今醒来在某个午后,习习清风溥畅而至,一偏头便听到三十厘米外响着一人平稳的微鼾。他突然发现,那阳光自十七岁盈满人生后,就再未离开过。



15.帮对方吹头发


张佳乐提出这个想法时,孙哲平满脑子都是你是小时候给爸妈洗脚没洗够吗满腔孝心留到现在来折磨我。虽然当晚便被一波通畅血脉滋阴补阳的张氏吹风按摩大法伺候得当场化身王境泽,但他后来还是再没同意过两人这样的互动。


因为他的头发五分钟就能吹完,而张佳乐的需要大半个小时。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张佳乐特地申请第二个洗澡,费了好大功夫把自己包装得香喷喷白嫩嫩仿若一颗剥了一半的大白兔奶糖。走进卧室之前,他还专门设计了一个撩滴水头发的动作准备惊艳时光。


然而尴尬的是,打开门后他才发现孙哲平已经睡着了。


然而更尴尬的是,孙哲平被一声脏话吵醒的时候,发现他光溜溜的对象正在手忙脚乱地捡掉在地上的浴巾。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张佳乐一度怀疑孙哲平的真实身份是被古娜拉黑暗之神控制的小黑魔仙,一到七月某日就会呜呼啦呼全身变,骤然成为一个讲卫生懂礼貌的三好少年。几年来,他已经在这天解锁了还算可口的床上早餐、莫名其妙铺了一地的玫瑰,还有次进门就看见一头面部表情极其诡异的玩具熊,被吓得一周没睡好觉。


那一年他终于忍不住了:“你他妈在这天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孙哲平神秘兮兮地摊手:“三年前的今天是你被王杰希家猫挠进医院的日子,我们来忆苦思甜一下。”


“……”


张佳乐没有告诉孙哲平,那头玩具熊的衣服内侧当天晚上就多了一行字,叫“孙哲平大傻逼”。


孙哲平也没有告诉张佳乐,第四赛季的这一天中午他们两个在食堂聊天,张佳乐一直在说,他后来午休时才发现自己一直在笑,然后才知道自己喜欢上他了。



18.接对方回家


孙哲平向来不喜欢等人。流光溢彩的广告屏,人头攒动的机场,不由分说撞过来的陌生肩膀,浮生相聚别离碰击出的闹闹穣穣,无一不让他觉得是在抛掷时光。然而每每当撞见那涌动人潮中的熟悉眉眼,并发现那人正笑得开怀时,他却又总觉得方才片刻不啻花开前的苞蕾凝香。


等待,多久都不算久,只要张佳乐在这之后。



19.离家出走


“我都要被气走了你还不拦着?”


“你这路痴什么时候能不靠导航走出这片街区再来威胁我。”孙哲平举着张佳乐的手机慢条斯理地说。



20.一个惊喜


孙哲平学着美剧里的罗曼蒂克情节购入一箱鸽子,前一天晚上偷偷给张佳乐的手机设上闹钟,大清早掐着点打开了地下室的窗户。


然而张佳乐对待闹钟的唯一方针乃是关之而后蒙头睡觉,所以他在好长一段时间内逢人就吐槽,说那年生日孙哲平给他准备的惊喜是地下室的一地鸟屎。



21.屋顶上看星星


“小施主,我掐指一算,这天上紫微星动紫气东来紫不拉几,怕不是你近日会行大运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有你这样看星星的么。”


“那你怎么看?”


“诶呦您瞧瞧北边内个星星,贼亮!它咋就这么亮!它真亮死了!啊!”


——所以这是一个天文学和文学在同一晚上先后遭受重创的故事。



22.一场飞来横祸

孙哲平不知道从哪学到了新的play。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那个……大孙。”张佳乐站在书房门口欲言又止,“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啊?”


孙哲平头也不抬:“我喜欢你。”


“不,认真的,男孩还是女孩?”


“怎么了?”孙哲平停下笔,表情戏谑地望过来,“看见你亲戚带来的一大帮小孩眼馋了?还是一起过了小半辈子,又突然怀疑我取向了?”


张佳乐不置可否,他总不能说是因为我刚发现你收藏的那套星球大战模型被跺碎了,在想把锅推到我侄子还是侄女身上才能避免你灭我张家满门吧。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张佳乐支起上身向外张望,瓢泼大雨在玻璃上留下弯弯绕绕的抽象水迹,正式宣告了今日出行计划的彻底破产。他有些懊恼,合上窗帘后还发现不开灯的屋内居然暗得有些诡异,只有间或一道闪电才能照亮孙哲平平和的睡颜。


他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低头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这样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对象不出门的日子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25.喝醉


张佳乐表示趁对象喝醉了问银行卡密码的操作都弱爆了好吗,真爱你的人送你随便刷的卡五十四张不重样还能分出大小王,哪用得着这般刺探。


黄少天表示你自打跟了土豪之后是掉钱眼里了吗怎么张口闭口就是银行卡,能问的东西多了去了:你知道他电脑里有几个T的小电影吗?你知道他微信里有几个发布内容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不能完整呈现的群吗?还不抓紧时间去一探究竟等明天醒了可就没机会了。


张佳乐表示卧槽好有道理,遂翻身骑在孙哲平身上,以悬梁刺股之术逼问其AppleID密码为几何。醉鬼半睁眼睛露出涣散的瞳孔,含混不清念了一句“ZJL1998”,张佳乐在心满意足之余醍醐灌顶——以自己的姓名首拼冠以出生年份做密码,孙哲平就是这样爱着他。


第二天醒来的孙哲平表示张佳乐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是想把我养肥了炖着吃吗。他侧身打开手机,里面AppleID的密码还是他初中时候设置的,而那时的青葱少年很喜欢听周杰伦。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张佳乐听说在大学男生宿舍里,一人打电话时其余人起哄“先生请出示您的身份证”“那旁边这位女士呢”的场面乃是青春一景。想着既然已无福消受那些,不如赶快抓住青春的尾巴玩个大的,他于是在孙哲平打电话叫“妈”的时候突然凑过去掐着嗓子说了一句:“孙先生,您确定不再续一个钟了吗?”


孙哲平脸上的错愕史无前例,匆忙对那边解释两句后,把手机塞到了张佳乐手里。


“你妈要和你聊聊。”



27.穿错衣服


张佳乐出门打酱油,发现一路上碰见的快递小哥邮政大姐邻居老妹儿和他打招呼时,都不约而同地点了点脖颈。他还以为这是什么新潮的问好方式,打算一个人排练一下时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宽松到露出了锁骨。


以及锁骨以上一线驳杂的齿痕。



28.一方受轻伤


“乖,张嘴,啊——”


孙哲平垂眸看碗里的西瓜,不用猜就知道他对象此刻的表情是怎样的幸灾乐祸。奈何他嘴上肿了大半不便开金口,只好翻了个白眼,以示“再笑我把你续钟续到自家老妈耳边的事抖搂给全联盟”。


张佳乐果然不笑了:“诶你别动,好像又出血了……”


是么,孙哲平下意识伸舌头去舔,辗转而上的铁锈味顿时将今早大脑轰鸣的恶心感觉悉数唤了起来。他闭起眼,努力把念头转到该不该把大胆犯上的刁民逐出家门的思考上,却感觉有一处温热悄然接近,小心翼翼衔起了他受伤的唇。


“对不起。”张佳乐小声喃喃,微颤的睫毛抖落灯光,轻轻扫过孙哲平的脸,在他心里搅起了一霎风浪。



29.意外的求婚


“张佳乐,晚饭给我炒份土豆行不行?”

“嗯。”


“张佳乐,一会帮我看下方案行不行?”

“嗯。”


“张佳乐,这样跟我过一辈子行不行?”

“嗯。”


“别这么随便啊,我是认真的。”

“我知道啊,我也是。”



30.滚床单


“诶对了,你好像没给我戒指。”


顶峰来临前,一直死咬着唇哼哼的张佳乐突然开口说。几声变了调的呻唤趁机从唇齿间溜出,孙哲平没忍住加快了节奏,逼得他带着拔高的哭腔颤抖着释放了出来。


“卧槽你——”


“想要什么样的?”孙哲平坐起来舒展筋骨,背对着人系睡衣扣子,“先说好,鸽子蛋那么大的我可不给买啊,不然我家那位得闹跳楼。”


“真的啊?你家那位有那么小肚鸡肠?”张佳乐配合演出,两只胳膊慢慢攀上了孙影帝的脖子,“要我说啊,你还跟着他干嘛,这么多年了,不腻得慌么。”


孙哲平笑了笑没出声,等慢慢打理好了家居服,又一个飞扑把张佳乐按在了身下。


“腻啊,”他说,“但一辈子腻不够。”


从那年黄蝶翩跹,春花耀眼,到以后冬衣宿草,秋心长苔。


都不够。


————————————————————————

“地生连理枝,水出并头莲。”所谓只羡鸳鸯不羡仙者,非此二人,犹言谁乎?


标签: 双花
上一篇 下一篇
热度(22)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低髻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