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曰唯唯

b站同名

多年以后,面对记者团,张佳乐选手也许会回想起他带队长孙哲平拒绝嘉世战队邀请的那个下午。


回国有一段时间了,中午吃饭时突然想起,扔筷推碗回宿开电脑一套动作军体拳般流畅,像柯南脑内射了激光,沉寂了大半年的脑细胞一时间群情鼎沸。


动画是真的...不大尽人意,不晓得是资源、我校网站还是Bandicam的问题,整部电影帧数少得可怜,乐乐出场的3s只有36帧,“我就猛地从框外转进来把你乐疯”的孙先生只有12帧。而且...缭乱宝宝这一身也太粉了吧,我不知道爱美的男孩子的真实审美如何,但顺色儿(shai er)真的有点丑。当然,这是张佳乐嘛,所以我只会说,他太灿烂了,灿烂得好像把春天穿在了身上一样...

【花间事24H/11H】惊红

·感恩 @格沙波依 姑娘

·上一棒指路→

·最最亲爱的山楂片生日快乐。我爱你,我深深爱你,我会爱你爱到不能爱任何人的那一天为止。



36


像是百花谷,孙哲平想。


或许不只是像:这里草木盛得很,粗粗一眺便显得莽莽无垠;海棠在李花中赫如明火,落樱翩飞,遮不住身后数枝春梅;烟岚朦胧,被那些层峦亲手酿出来似的,带着绛紫色花香微醺了天上行云;未到季节的桂树肩上也披了厚重花片,偶尔请徐徐清风替它拂了去,却顷刻间又满一身。


——可不就是他们那嫣香长醉东风的百花谷。


孙哲平在桃树林前站定,眯起眼凝望其中身影。...

·老林生日快乐~

·摸个没题目的鱼,有学习帕拉尼克的肠子式写法,但结论是我怎么有脸说出上一句话


已经是深夜了,呼啸的训练室没有开灯,林敬言独自坐在角落一台平时没人使用的电脑前。大漠孤烟使了个霸皇拳,他的脸被满屏特效覆上一层暗沉的红,转瞬又随一记怒龙穿心变成诡异的黄色,看起来就像他应该学着养生了。


——或许不只是“像”。墙上万年历的红色数字距跳到下个月只剩五分钟,劳动者不劳动的假日向来冷清,外头的走廊明显没有动静。房间内外只有林敬言耳边是有杀伐声溢出的,光影配上音效,有声有色地撕碎整个夜,在他的感官里躁得分明。


不过这也正常,霸图对嘉世,从各自...

【关于早上抽风原因的解释与声明/给我的读者】

想当年《儒戏》开头的声明,费劲兮兮找鹅厂和各大经纪公司的样例,现在想来毕竟不是zqsg,你瞅我下头写得多六。


长话短说。

我的文被指控长期买热度,具体有没有、有多少我不清楚;

但因为被指责对其他太太造成了影响,所以选择清文,不是文清,是清文,之后的路还没有想怎么走;

早上死掉可耻但有用的应对措施是个反面典型,主要是昨晚上喝多了,一睁眼晕得像狗一样,所以今后还是要苦练三杯倒技能,睡他丫的。


幸亏跟我爸妈他们发完告别以后穿睡衣就打算去后主楼一跃解千愁,楼梯上清洁阿姨看了我一眼,回之以阿姨早上好阿姨辛苦了,然后我随即意识到能培养出这种条件反射的我是个多么nice的person啊,为...

【全职高手/双花】张佳乐有个微博小号但他自己不知道

·俗话说得好:一小时千字挑战——短而有病。

·鲁迅:这话我没……唔,没人叫我。


张佳乐有个微博小号,但他自己不知道。


——确切地说,他现在已经知道了,不过那也是刚刚,在被经理叫走谈了一通人生之后。不晓得是昨晚被夫人家暴还是近期被股票套牢的经理脸色本就臭得像盒鲱鱼罐头,自张佳乐进了会议室的门开始,整个楼道都是他雷霆万钧的吼声。


“张佳乐,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豪门战队的副队长啊?百花短你采访了还是短你新闻发布会了,是不是以后每场比赛的收入都存起来百分之五十,留到最后给你拍部纪录片你才满意啊?”


“嗯……”张佳乐认真地挠了挠下巴,“...

【全职高手/林方】儒戏

·艺人pa,双花《如戏》同背景

·敝人土味情话之功力于此文内再创新高,有望渐臻于卓越(吾生也有涯,而土情也无涯)

·四改之前刷了一遍《爱,死亡与机器人》,然后总觉得下一秒老林就要带着点心哒哒哒突突突番茄酱涮烤肠(x


00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呼啸唱片旗下艺人林敬言的喜爱与支持,针对近期各位所关心的林敬言退出乐坛相关问题,我司声明如下:


一、根据协议,从签约当日起,呼啸唱片即拥有对林敬言的演艺事业进行调度及管理的权利。法律合约不容破坏,在我司尊重其合法权益的前提下,林先生也须对所有活动安排负责;


二、与此同时,呼...

献给聆雪太太

写给 @无法愉快搞事情 太太的《后继者》,刍荛之见擅自发表,若有打搅,还望您见谅。


第一次见到《后继者》大概是去年五月,初次拜读乐团题材,左耳是小提悠扬,右耳是钢琴琤琤,明明裤兜里的指挥棒还未舞动,却已是仙乐入杳冥。


那时耽美这个词在我面前尚是块刚辟出来的宝地,更别提训诫这个新到油漆未干的概念。误打误撞闯入贴子,在乌泱乌泱的演奏厅中央茫然四顾,直到那边文州的琴弓都上身了,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哪。然而叶指挥这座“被海洋深拥的孤岛”,以及小首席那义无反顾的“最汹涌的浪潮”,早就轻而易举把我魂魄带进了挣不出的地方。以至二人未言一句情时,我一看客心中...

总想知道,如果一封信等不到你,那一万封呢?

掐着点截图,赶上一整年辣~


一年前的今天是周五,所以新世界大门应该是刚上高数课的时候开启的?活该后来在路上给老师打招呼的时候人家看不见我...


那个时候刚看到挑战赛,不忍心看沐橙打山楂片于是在网上找剧透。不慎发现一个网站上的时间表做得真好,下下来APP发现里面的老叶也真好看。——等等,这张图里的喻队为什么在啃少天的脖子?!这篇文里的叶秋在对他哥做什么!?怎一个世风日下了得!


一个月后:嘤嘤嘤谁拆我双花我拆谁两条腿。


——所以这是个真香定律在别人身上只要一个时辰,而在我这种意志坚定的人身上花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故事。


总之呐,很幸运能成为现在的自己吧,很幸运能与那么多有...

【全职高手/双花】至上主义者

·一个关于七年之痒的故事,题目及点题句改自朱生豪先生:“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

·请相信我始终是怀有最诚挚爱意的,对那一个人在身上拂去三场大雪的男孩子,和他那个阳光普照的爱人

 


孙哲平坐回餐厅里,重新拿起筷勺对着眼前的碗盘。桌面看上去不大整齐,但上面内容没有哪里不同以往,却被他面无表情地盯了半天。


就像正襟危坐的大法官谛视他的被告席,他的目光依次扫过被挑出来凑成一堆的花椒、头部沾着点油的筷子,还有对面半满的碗。一会儿不见,小米粥表面已经结起了一层浓稠的膜,孙哲平把勺子放在上面,瞪着它,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或许是应该觉得自己也和这把...

下一页
©吾曰唯唯 | Powered by LOFTER